中国书法教育资源网欢迎您!2019年12月08日 星期日
登录 | 注册 客服热线:010-56705532
当前位置:首页>书法知识>书法简史

宋代文化政策及书法思想的多元化

  • 2015-12-29 15:28:28
  • 来源:
  • 关注次数:1765
宋的文化政策及书法思想的多元化

    赵宋凡三百一十七年,其间,自太祖赵匡胤扫平五代纷乱,定都汴梁,迄于徽、钦二帝为金人虏掠,是为北宋,凡一百六十七年(960年一1116年)。南宋建都临安,自高宗赵构建炎元年至恭帝德裕二年,凡一百四十九年。(1127年一1276年。按,另说终于赵丙祥兴二年,即1279年,如此则南宋历一百五十二年而终。总二朝当为三百二十年。)
    五代混乱,民生凋敝,文化学术遭到惨烈的破坏,然五代当唐之后,虽兵燹遍野,前代文化的宏大影响亦难泯灭,流风遗绪,隐然而存。再者,大凡动乱的时代,书法创作即或因世乱而未能勃盛,但动乱之秋,一统的思想自然瓦解,定尊的观念,亦复削弱,故思想反而活跃,种种新观念反而易在“失控”的时代产生。
    赵匡胤扫平海内逆乱,一统天下,中国社会便又在大乱之后步人了另一个相对稳定的时代。
    然而宋朝的建国,不像秦、汉、卜唐那样,是仰凭强大的军事力量,久历征战,以赫赫的武功去开创帝国,乃系旧朝中的拥兵者碎然揭帜自立,这便是史称之“陈桥兵变”。所以,宋朝的国势,以武功而论,即在开邦肇国之时,也不能与汉、唐相并论。因此宋朝历代帝王,悍鸷雄强者寥寥,文弱儒雅者比比。这种状况,虽不足以开边拓土、御敌抗扰,却反助成了文化艺术的繁荣。赵宋从太祖起,就奉行重文轻武的国策。陈邦瞻《宋史纪事本末》云:“帝即位,异姓王及带相印者不下数十人。至是,用赵普谋,渐削其权,或因其卒或因迁徙致仕,或以遥领他职,皆以文臣代之。”太祖奉行的这一政策,本意唯在约制、削弱异己势力,稳定、加强皇权,但却产生了另一个他始料不及的副产品,这便是因文臣执掌权柄,在客观上促成了文化艺术的繁荣。
    宋之诸帝,好文事,耽艺术,每下愈甚。在仁宗时,尚能理国事,唯在万机之暇以艺事遣兴。欧阳修佃田黔:“仁宗万机之暇,无所玩好,惟亲翰墨。”至赵信,则几乎倒置本末,为翰墨而忘万机,虽异国兵临城下,也未能投笔操戈。上好下甚,君臣竞相推励,至靖康之役,终于身为囚虏,国破身亡。所以,俞剑华先生说,“宋以艺术亡国”,实为的论。
    自中唐以后,“古风”渐衰,代之而起的,是城市市民的享乐主义,所谓市民文艺亦应运而生。于是传奇、词、曲兴,言情哀怨之声起,雄强慷慨的古风随时而衰。康有为称:“宋称四家,君漠安劲、绍彭和静,黄、米复出,意态更新,而偏斜拖沓,宋亦遂亡。南宋宗四家,笔力则削弱矣。”“笔力”、“国力”并论,未必尽然,但时移世变,风气不同,从宏观氛围上说,对艺术不能不有所影响。盛唐仕女画,丰腴庄严,至宋而纤弱;盛唐诗歌,怀古伤时,浑朴沉厚,经晚唐的李、杜,历五代南唐后主而至于宋,则闺怨之声渐起、哀婉之音日隆。这种大趋势,与书法的“意态更新”,大体一致。潮流如此,民俗相附,书法也因城市的繁荣,而广为市民所用。欧阳修《归田录》载:“京师食店卖酸嫌者,皆大书牌于通衢。”而学校、文人斋室,亦无不书匾额以高悬。
    中唐前,游戏文字尚少,魏、晋时谐谑语虽不少,但刘伯伦、稽叔夜、阮嗣宗等,不过是以戏语道隐痛。从孔丘至韩愈,载道始终是文论要义。中唐以后,士大夫者流的游戏文字逐渐多了起来,笔记体文字由此产生。宋有东坡的栋坡志郴等,至明,此风大盛。这种文体,不以传道为宗旨,不过是作者信手所为,聊以遣兴,“姑妄言之”而已。而读者,则“姑妄听之”,随意任情,轻快自由。这样的趋势,书法也与之同步,因为,这种转变是一种美学思潮,而不仅是某一类艺术的嬗易。前代作书,为“道,’;宋人,则为“书”。“书”者,抒也,即抒写襟怀、聊以遣兴。因此,“墨戏”之说,盛行于宋。观念变了,所以,尊法者崇晋、唐,求新者则崇宋。
分享到: